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专区 > 今日推荐 > 2020

科学教派虐童事件持续曝光

发布日期:2020年02月05日   文章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   作者:Tony Ortega 邵晗(译)
[打印本页]【字体大小:

  核心提示:专事揭批科学教派的网站Tonyortega.org2019年8月13日报道,两名科学教派前成员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帖子,回忆了他们曾经在科学教派的种种经历,披露了科学教内部虐童事件,提醒大家千万警惕这样的邪教组织。 

 

维多利亚·洛克

  您可能已经在社交网上见过维多利亚·洛克(Victoria Locke)。她曾深陷科学教派,遭受过令人震惊的虐待,并就此提出指控。昨天她在网上又回忆了可怕的经历。

  维多利亚写道:“我从未想过,‘海洋组织’(译注:Sea Organization,简称Sea Org,系科学教创始人哈伯德组建的一支由各种船只组织的混合舰队,行踪不定,游弋在地中海地区,以用恐吓反对科学教的人们)的成年招募人员会告诉我这样一个孩子,一旦我签署加入‘海洋组织’的协议,他就会娶我。我从来没有想到该组织的成年人会利用丑陋的性交易来诱惑儿童。后来越是认识到这一点,我就愈加感到愤怒。”

  我们询问她是否可以给读者一些背景介绍,她同意了。随着科学教派虐童事件持续曝光,我们认为维多利亚的指控非常重要。以下是她发送给我们的:

  我加入科学教约12年。我是十岁时被哥哥带进来的,当时我非常抑郁,并常有自虐倾向。抚养我的祖父母想带我去看儿童心理咨询师。而已经加入科学教的哥哥突然把我带到他的教派。一切都从那里开始。 

  我被26岁的表哥强奸了,那年我才11岁。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个月。最后,我告诉了哥哥。我很害怕,但我知道我必须报警,因为这个强奸犯还有两个比我小的女儿。我希望有人和我一起去警察局。 

  长话短说,我哥哥却为他辩护。我是一个“精神存在者”,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。教会工作人员开始给我的表哥上课,突然他被“治好了”。在教堂里经历的所有伤害和虐待中,最糟糕的记忆是我不得不在哥哥和教会工作人员面前向施虐者道歉,原谅他小时候强奸我;我不得不向他道歉,因为我可能危及到他的婚姻;我不得不拥抱他。 

  高中时,我终于报了警。哥哥告诉我他会处理此案。不出所料,案件被撤销,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 

  多年以后,我在大学参加派对,再次被4名男子强奸。我的心理健康状况极度恶化,在医院自杀未遂。 

  出院后,教会工作人员让我签了一份宣誓证词,称我并没有因自己的痛苦责怪教会。她解释说,如果我自杀了,那将是教会的责任,她将拒绝给我提供任何帮助。 

  我告诉她我被他人强暴了,但她不以为然。我不得不回到大学校园,面对这些强奸犯,装作若无其事地向他们发放科学教的宣传小册子,为他们“指出通向幸福之路”。 

  我不断地忍受着这一切。23岁左右,我成为了“海洋组织”的工作人员,终于悄然溜走,离开了科学教派。 

  直到几个月前与其他科学教派的幸存者交谈后,我震惊地顿悟:我小时候遭受了性操纵,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 

  我现在27岁,而且刚刚发现,在这份虐待清单中还有更多内容需要补充:该教派成年工作人员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问过我露骨的性问题,诸如自慰习惯、重温性骚扰和强奸等令人糟糕透顶的细节、我对女孩的性吸引;我们在接受审查时,根本不允许离开房间;审查人员限制你的人身自由,直到得到令他们满意的答案,如果需要,他们就会这么做。 

  我想说:我哥哥并不是无辜的。 

  哥哥不仅保护强奸犯,而且还在继续维护他。哥哥继续雇用表哥为他的公司工作,继续支持一个儿童强奸犯,继续让我的家人反对我。(听起来,倒像是我问心有愧!) 

  我不会忘记我小时候他做了什么。我不会保持沉默。 

  谁保护虐童者?就是其他那些虐童者。 

  他妈的科学教。 

  几乎在同一时间,塞尔·吉尔(Serge Gil)在脸谱网上发布了另一份针对科学教派的强有力的起诉书。

  2017年1月我们讲过塞尔吉尔的故事,描述了他十几岁时经历的事情。他是科学教派位于佛罗里达州克利尔沃特国旗土地基地(the Flag Land Base)的工作人员。

 

塞尔·吉尔

  在他的社交账号帖子中,塞尔谈到让男人承认与儿童发生性关系是多么令人厌恶,并被指示从这些忏悔者那里获得更多信息。这些忏悔者为了“解决”他们的恋童癖问题不断被索要金钱。

  他写道:“我们日复一日地坐在哈里森堡酒店,询问他们做了些什么。我们的谈话被密切关注并受到监控。所有案件主管和科技‘高管’都串通一气,成为任何一个18岁以下未成年人性虐待事件的百分之百同谋。”

  塞尔表示:“自我忏悔的恋童癖者可以通过审查神奇地‘解决’曾经的恋童癖行为。与此同时,教派一直在寻找获取金钱的各种渠道。”他指责科学教派高管寻找各种方法将忏悔转变成更多更多的金钱。

  随着维多利亚和塞尔在同一天发出他们的帖子,有人提醒我们,某个法律团队承诺针对科学教派及其头目大卫·密斯凯维吉(David Miscavige)发起额外诉讼,他们第一次诉讼将重点关注虐童事件。

  我们对此充满期待。

  原文链接:https://tonyortega.org/2019/08/13/powerful-testimonies-about-child-abuse-in-scientology-keep-coming-to-light/

(责任编辑:力枫)

反邪教网群

合作媒体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亚搏体育官网LB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-1 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